回到旧版
行业动态 > 网路投票 “水军”帮你嘻唰唰

网路投票 “水军”帮你嘻唰唰

2011年11月14日 11:37来源:京华时报 编辑:客服003

亲,想在网络投票中击败对手榜上有名吗?想突破一个IP只能投一票的束缚吗?有了网络投票公司,一切束缚都是浮云。近日,记者调查发现,由于各种大大小小的评比层出不穷,网络投票公司大行其道,几百元就可涨数万投票数。票选这一原本拼人品和人气的评选方式,正被网络投票侵蚀着公信力。

198元买到1万票

■事件

最近,小紫(化名)希望为女友老家的十佳建筑投票增加一点儿票数,因为发动亲朋好友投票涨票太慢,小紫便在网上寻找投票代理公司。他在网上搜索“代理投票”、“网络投票”等词,结果搜索到不少网络代理投票公司。在这些代理投票公司的广告页面上,几乎能找到各种正在进行或将要进行的投票评选活动,从十大杰出青年到十大楼盘,选人的、选景的、选事儿的,几乎都有。

11月4日,小紫联系上一家网络代理投票公司,说明了条件,这家代理公司表示没问题,并告知小紫一个汇款账号。一周后,小紫将198元汇到代理公司账号上,并希望在次日下午5点以前看到指定的参选建筑在评选中增加1万票。汇款次日,小紫指定的参选建筑票数开始直线上升,瞬间涨了数千票,直奔1万票而去,将其他参选建筑远远抛在身后。

据了解,此次投票在技术上是有严格设定的,一个IP地址只能投一票。网络投票公司对此表示,涨票并未使用黑客手段,那瞬间的1万票,是怎么刷出来的呢?一位长期从事代理网络投票的业内人向记者透露了内幕。

全靠网络“水军”

■揭秘

“你是记者吧,在报道的时候一定要把我们公司的名字写上。”小兵(化名)得知记者身份后再三强调。

28岁的小兵毕业于一所理工大学的电信系,做网络代理投票5年了。小兵说,他的投票公司就他一个人,一台电脑,最快一小时可以投出1万票。客户可以指定投票项目、指定投票时间。“怎么确定就是你们投的票呢?”记者质疑。“你们个人投票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涨那么多票的。”小兵颇为自信。

据小兵说,全国各地的各种网络投票基本都有他们背后操作,他们的客户以“企业、政府居多”。小兵的网络投票公司可以开具普通服务发票,8个点寄到(即额外支付发票金额的8%)。投票涨1万,小兵收费198元,多投的话还可优惠,如果委托他投3万票,只收400元。小兵坦言,198元收费中,他只能分到20元,其余的都给了“水军”。小兵说,他们是一个网络平台,平台上面有几万兼职投票人员,他们接到投票任务后,根据投票规则难易程度决定不同价格,分发任务出去,给会员点击或者输入验证码投票。“他们投票和你亲戚朋友帮你投票是一样的”。小兵解释,兼职投票人员分布在全国各地,他们IP各不相同,“所以他们投和你自己投是一样的效果,安全性你放心!”

小兵把这些兼职投票人员称为“水军”,他们大多是闲人,长时间泡在网上,逐利而来,随手点击就能得到几分钱甚至几毛钱。按照行规,“水军”投完票后才能拿到工钱。

自称借百度推广

小兵说,零敲碎打的活儿赚不到钱,5年间,最少的一年他只挣了几千元钱。小兵希望能接到大单,据他了解,做得好的一年能挣十几万。“这一行越来越难做”,小兵说由于今年对“水军”的打击,小兵几个月没有接活儿。

小兵的网络投票公司并未在工商管理部门登记注册,小兵说根本拿不到执照。记者问小兵,既然这样还主动要求把他的公司名字写上,就不怕被工商部门查吗?小兵反问:“怕什么,谁来找我啊?全国那么多呢,我没犯法吧?”记者提醒小兵,他可能涉及了非法经营,小兵说:“可能也算吧,工商那么多事情不管,不会管我个人吧。”

“其实我们是靠百度吃饭的”,小兵说,和其他一些小公司一样,他们在百度上做推广和广告,但是今年打击“水军”后,百度将他们这种网络代理投票公司进行屏蔽,也不再给他们做推广,主要依赖的支付平台支付宝(微博)也对他们进行封杀,他们这一行“今年过得很艰难,好多人转行”。

面对刷票很无奈

■业内

某网站技术总监(当事人不愿具名)说,面对刷票很无奈。从技术上来说,没有办法区别哪些是网络代理投票公司找人刷的票,只要代理投票公司找人按照投票规则投票就是有效的。

现实中,有些网络投票在中短期内会突然增加大量票数,只能说有刷票的嫌疑,这种情况下,遇到不负责任的主办方,刷票的结果就被默认为正常投票结果,如果遇到负责任的投票主办方可能会抱着“宁可错杀,绝不放过”的原则进行处理,或者规定某一时段内最多能增加的票数,但是这样对那些真正人气很旺的参选者也是不公平,这是个很无奈的现实。

尚无监管的依据

■官方

记者致电12321网络不良信息举报受理中心,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关于网络代理刷票公司的举报不在受理范围之内。

工商部门表示,目前这种网络刷票行为并不在工商的监管范围之内,因为工商法律法规都没有这方面的规定。目前,工商对网络的监管,主要集中在商家与消费者之间、商家与商家之间的一些经营行为。网络刷票行为到底是不是一种经营行为?如果是,算哪种经营?如果不是,又算哪种行为?工商部门的法律法规并没有这方面的规定,因此就无法界定,也就无从监管。

■专家

想完全防范不可能

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、博士后李强,从事网络非法产业研究多年。他说,据他的研究,目前网络“水军”有两类:一类是以类似咨询公司或文化传播公司的企业组织,另一类纯属是个人。无论哪种,其运作方式基本上差不多,也分为两种,一种是人工操作,一种是使用程序。

李强介绍,“水军”一般会在各种大型的论坛、名人的博客、微博后面留言,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。当有客户联系时,他们会先通过即时通讯软件(如QQ)了解情况,也可能面谈。

承接业务后,“水军”用几种方式操作:一是自动投票,简单说就是编一段程序,用若干台电脑,或他们自己的服务器,不断地模拟电脑用户访问投票网站,形成投票的假象。这种方法的最大缺陷是同一台电脑的IP地址和网卡地址等信息是固定的,如果投票网站规则设计为同一IP无论多少次点击,都只记录为1次投票的话,那这种方法就没用了;二是可以设计程序更新电脑的IP地址,以实现重复投票。对于这种方法,投票网站可以采取技术措施识别投票的计算机,一台计算机只能投票一次;“水军”还可以动用“肉鸡”,也就是他们用植有木马程序的电脑用户(这些用户并不知情)进行操作。即便如此,如果投票网站设计有“验证码”,需要用户手动操作的话,这一招多半会失效;还有就是动用人工,一般小规模的“水军”公司能够动用几百人同时参与投票,如果活好,他们会把业务分给其他公司一些,做到几千人“灌水”并不难,但价格相对要高很多。算下来,一票的价格可能要几毛钱。从防范上看,对于这种规模化、雇人实际操作的“灌水”,如果单纯从技术角度防范比较难,因为它本身就是人在投票,和其他参与者投票的行为一模一样。

李强说,从目前的法律规范上看,只能制约黑客控制“肉鸡”,而对于这种操纵投票结果的情况并没有约束。解决问题的办法还是应从技术手段入手,做好投票网站的技术设计。比如:是界定唯一的IP地址,还是唯一的计算机抑或是唯一的什么人?在此基础上,涉及有效票数的识别和过滤规则,这样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遏制投票活动中的恶意“灌水”。

李强认为,从根本上杜绝这种问题是不可能的,因为当这些企业操作几百或几千人投票时,那实际上就演变成这些人有组织地为了利益去投票。这时应该关注的不是如何防止这样的组织,而应该反思,投票的背后是不是有着不应该有的利益。

法律规范仍是空白

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、法学专家郑旭表示,从目前看来,我国法律没有对网络代理投票行为做禁止性规定。保证投票或样本采集的公正性应是主办方的义务,不能保证意见的准确性和样本的代表性,这对组织者的公信力是一种损害。

(编辑:客服003)